「文學綜援」爭議

背景 

2015年3月26日,網媒《墳場新聞》發表文章,批評香港部分文學社團接受藝發局資助,如同領取文學綜援,無甚建樹之餘,更為政權維穩。同時,文章亦要求政府不應干預文學發展,包括資助。不少文學界人士則持反對意見,指出資助制度雖有問題,但其精神及功能不能否定。

圖片:inmediahk

政府應否資助文學發展?

正反論點 
贊成
反對
  1. 市場=文藝價值?

    藝術資助其中一樣理念就是,要以公共扶助來平衡巿場,讓有藝術價值的作品能夠被人看到。世界各地,都有政府資助和私人基金資助,令巿場不能支持的藝術品得以生產及傳播。如果有人認為供求完全用巿場決定,這是極右的思維,有礙於藝術的多元。(鄧小樺)

    市場決定論是以外在和市場價值替換內在和文學價值,要否證它輕而易舉,只消舉出作者在世時無人聞問,價值後來受到公認的文學作品便成了。甚至有些傑出的作品到今天都是沒有多少人去看,市場價值也不高的,尤其是方言或少數民族作品。(朗天)

    香港輕視自己的語言、文化、文學和藝術,出版社沒有「文學出版」的傳統。一般出版社並不認為出版文學作品是一件必須而有價值。(韓麗珠)

    市場=文藝價值?

    「綜援蛀蟲文人的最大害處,是綜援越多,蛀蟲糾集成蟲黨,就會反過來排擠,打壓,封殺自力更生的寫作人,劣幣驅逐良幣,破壞巿場規律,好作品更難有出頭天。公帑養惡,惡果全港學子共享!」(鍾偉民於Facebook留言)

    「在西方文學價值觀而言,文學創作,本來可以是很私人的事幹,根本和社會沒甚麼大瓜葛。作品沒人看關乎讀者教育問題,也關乎作品寫得好不好。」言下之意,即是一個市場供求關係,無需及不應由政府資助干預。(青永屍)

    雖然世上不乏潦倒而死身後揚名的例子,「但生在此世而有志創作的人,機會同經濟狀況已比欠缺基本社會福利的前現代世界好得多」。相對表演藝術需要排練及表演場地,寫作出版的成本及門檻相對低,市場的障礙少,無需政府資助(萬逢達)。

  2. 資助是/不是綜援?

    大部份資助都是資助出版,主要包括印刷費,稿費少至可有可無,而且,申請前後往往要等兩年,過無數關卡,成功與否也難料,根本沒有人靠資助「養」自己或養家。(崑南於Facebook留言)

    大部分新進或純文藝作家,除了印刷費外,所得到的收入只是版稅,但一般都很少,估計絕少有人能夠拿到5000以上。事實上,資助金額也很少,以本土詩集《一般的黑夜一樣黎明——香港六四詩選》,所得資助只有二萬左右。(鄧小樺)

     

    資助是/不是綜援?

    資助就是文學綜援,只會養懶人,令他們生活腐化,越吃越胖,不事生產。(青永屍)

     

     

  3. 現存制度問題

    有些文化人拿了資助,越食越肥,不是埋首創作,而是擺出文壇前輩的架子,「糾結一班學養品德俱無的狐朋狗黨,為了長期壟斷「文壇」,壟斷資助,千方百計打壓異己和後來者」。(盧斯達)

    1997前,有較多國際評判參與,屢有新人入圍,水平高。1997年後,評審往往是香港藝術界裡跟政府相熟的友好,「塘水滾塘魚」,公信力全失。(黃世澤)

     

    現存制度問題

    「反對者通常不了解制度運作,例如不清楚評審如何選出(例如相關學術資格是考慮因素之一),也似乎沒有人留意到,今屆文委員主席並非像之前兩屆那樣親近建制。此外,反對者似乎也不太清楚藝發局究竟資助過甚麼書,很少能提出具體作者和作品,甚或誤把曾獲資助的作者當作所謂自力更生的好榜樣。我對過往好些評審也不能苟同,但也不能否認有很多優秀的文學作品曾獲資助,例如西西《飛氈》、黃碧雲《烈女圖》,即使在海外也很受注目。若有誰曾大量閱讀藝發局資助的出版物,不管贊成或反對,大概都會比較有力。」(陳某)

    現存資助制度不公之處,並不是所有受資助者都變成排他的小圈子及特權者。不公之一是有些所謂有土共色彩的作家聯會等背景人士,自五十年代起來有為中共作統戰的作用,他們可能在資助制度裡獲得較大好處及優勢,對一些沒有這種背景的年青作家不公。(鄧小樺)

  4. 維穩?

    「有些作家有公共關懷、赤誠參與政治,又或只是安靜寫作,他們在香港社會本就已經是被建制邊緣化和排擠的」,他們不是建制,更不應指控他們「維穩」。(鄧小樺)

    維穩?

    受資助者並無甚麼特殊建樹,更往往為政權維穩。(青永屍)

    「這班文化撈家要搞社運,對政府是有功能的。以利羈之,自然不會搞出事,到時到候就有階段勝利,到時再候就有人表決拆鐵馬,這些都是經濟來源可以解釋的。」(盧斯達)

延伸閱讀 

字蝨編輯部,2015,<「文學綜援論」筆戰時間表>。

青永屍,2015,<夏志清:文學本身有功能,唔係用黎養懶人>,《墳場新聞》,3月26日。

陳某,2015,Facebook貼文,3月29日。

Tang Siu Wa (鄧小樺),2015,Facebook貼文,3月26日。

盧斯達,2015,<綜援文化人不是寄生蟲>,3月。

朗天,2015,<從詩歌的終結看墳場藝文事件>,《評台》,3月30日。

黃世澤,2015,<左膠與墳總之戰>,Mo's Notebook,3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