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設默許」執行器官捐贈

背景 

相比歐美國家,香港的屍體器官捐贈率一向偏低,每一百萬人中僅有6.1位捐贈者。2015年10月,少女勞美蘭等不及捐肺而不治,再次引起有關器官捐贈制度的討論。現時香港設有中央器官捐贈登記名冊,登記者身故後便依他們的意願捐出器官。但有意見指應改為「預設默許」形式執行器官捐贈,所有生前未有反對的死者都視為願意捐贈器官。

應否「預設默許」執行器官捐贈?

正反論點 
贊成
反對
  1. 死者意願

    「現時香港有十七萬七千人登記了器官捐贈名冊,只佔全港人口百分之二點五。但根據衛生署調查,有超過六成半受訪者願意捐贈器官。換言之,不少市民其實有意捐贈,但沒做登記,也沒有通知家人。一旦過身,家人因不知道死者生前意願,可能反對捐贈,結果便錯失救人機會。」(《蘋果日報》,2015.10.18)

    死者意願

    這等同「強制捐贈」,或「沒反對即代表贊成」,這個操作手法已被廣泛應用在商業機構之中,並遭到市民普遍反對,不尊重市民的意願。(陳偉霖)

    「哲學家Robert Veatch指出,認定同意制可能「違背」意願(假若死者生前無表明反對,但其真正意願是不捐贈器官)。雖然明確同意制也可能「違背」意願(假若死者生前無表明捐贈,其實意願捐贈),但相比之下,前者出錯的後果較為嚴重。因為人有「器官不被拿取」的自主權利。認定同意制有機會侵犯這種權利,但明確同意制不會。」(阿捷)

  2. 提升捐贈率

    「預設默許」制一般讓家屬有最終反對權,但這制度可能有助他們衝破心理關口,同意捐贈。澳洲曾有分析報告指出,若然家屬得知死者生前不反對捐贈,他們作出阻止的比率,可由35%降至20%。(沈帥青)

  3. 侵犯人權?

    哲學家John Harris認為,「預設默許」可能傷害逝者及其親戚朋友的意願,但相比帶來的極大好處(有多少生命因而獲救!),前者簡直微不足道。情況猶如政府實施強制徵兵、為查案強制驗屍。(阿捷)

    侵犯人權?

    個人選擇應該尊重,即使這個選擇是一個「不良好的社會現象」,即使它不符合某些人或大部份人的道德標準。 (陳偉霖)

    器官是個人資產,為救人而強行剝奪他人的資產及自由意願並不可取。(任日語)

延伸閱讀 

器官捐贈率有幾低?有數得睇>《蘋果日報》,2015.10.18。

阿捷,2015,<器官捐贈的哲學思考>,《正心誠意》,10.11。

沈帥青,2015,<不反對就當默許 助增器官捐贈?>,9.30。

任日言,2015,<器官捐贈不宜強推>,《東網》,10.15。

陳偉霖,2015,<強制器官捐贈>,AM730,1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