嶺大粗口歌風波

背景 

嶺大學生會早前在校園廣場內舉行「黑暗時代抗爭音樂會」,邀請不同表演嘉賓演出,其中獨立樂隊「血汗攻闖」演唱的其中一首歌曲「向香港警察致敬:Fuck The Police」,歌詞涉及大量粗口,批評警方濫權、暴力、知法犯法等。該表演短片在網上流傳後,即掀起「嶺大粗口歌風波」。各界對此事看法不一,有人譴責此舉是衝擊法律與道德底綫,校方該處分舉辦活動的學生;亦有人認為社會需反思,校方該捍衞大學言論自由。

圖片:inmediahk

論題:嶺大粗口歌風波有違「大學之道」

正反論點 
贊成
反對
  1. 歌詞內容/音樂會特質

    以粗口歌表達不滿做法不當:認同粗口是一種文化,但不應該在校園廣為宣傳;作為大學生,只以洩憤的心態去宣洩不滿,是不負責任行為,若以有理據的方式,列舉事實表達不滿更為理智。(梁天偉,鍾溥敏引述)

    是次事件不單是「講粗口」的問題,而是法律問題:有關歌詞中多段都將警方形容為「黑警」,又鼓吹市民向警方「起底」,甚至提及到要「就地正法」,完全是一種語言暴力,更已涉及恐嚇、破壞社會安寧等行為,違反了公安條例第十七B條,可判罰款及監禁。(何君堯,鄭治祖引述)

     

    歌詞內容/音樂會特質

    該音樂會是學生表達對政府的不滿,不應只針對粗口,而應關注行動背後的原因,是在「不義政權」的大環境下,在體制內外「抗爭」均不果,遂選用「非主流」方式抗爭。(劉振琳,鄭治祖引述)

    「比起警方濫用肢體暴力、在行動現場以粗口挑釁市民,甚至警監會那1735宗警員言語暴力投訴個案,我們樂團僅區區40句粗言歌詞可謂小巫見大巫,且尚未有能力與有公權力的警察系統爭奪『爛仔接班人』牌頭。」(《立場新聞》轉載血汗攻闖聲明)

  2. 責任誰屬/該如何負責任

    作為主辦單位的嶺大學生會應該反省,並應在事前了解表演者的表現內容,否則就是不負責任。(張民炳,周子優引述)

    要求嶺大學生就是次事件向全校師生、學生家長和社會大眾道歉,承認犯錯和承諾不會發生同類事件。又促請校方,阻止有關撕裂社會和港獨思想在校內漫延,及停止對主事的學生會的一切資助;學生紀律委員會應對搞事的學生會成員施予最高的懲罰,包括終止他們學籍,甚至開除出校,以儆效尤。(「保衛香港運動」,鄭治祖引述)

    責任誰屬/該如何負責任
     
    「樂隊成員並非嶺大學生,對於有學生因粗口歌事件受到無理滋擾深感遺憾。」(《立場新聞》引述血汗攻闖聲明)
     
    嶺大校方絕不鼓勵任何人士使用不雅言語,因尊重參與校園活動人士以不同形式表達意見的自由和權利,故不會事先對活動內容作審查,並強調有關人士必須就其言論或宣示的訊息的內容負責。(嶺大發言人,張子優引述)
     
    促建制團體「收皮」,強調學生會解散與否,由學生決定。(嶺大學生會,《蘋果日報》引述)
  3. 如何面對歌曲所指的事件

    正方沒有就歌詞當中針對警察濫權、暴力、知法犯法等的指控作回應。

    如何面對歌曲所指的事件

    「而我們的歌曲創作,就是記錄我們對警察濫權的極度憤怒。類似演譯方式眾多,願聽眾有國際視野,勿干預創作自由!」(《立場新聞》轉載血汗攻闖聲明)

    反方強調粗口歌是表達對不義政權的不滿,反問正方為何不思考樂隊要以粗口作詞。

  4. 學校聲譽的影響

    嶺大風波已經「震驚全港、震驚亞洲」,炮轟事件有違嶺大博雅教育精神,反是「博操」教育。(藍鴻震,on.cc東網引述)

    「粗口歌罵警事件」令嶺大聲譽受損:「影響社會對嶺大學生和畢業生的觀感,甚至動搖嶺南人多年來努力不懈建立的博雅教育傳統」。(《明報》引述鄭國漢公開信)

    事件中粗口並非關鍵,侮辱別人才是重點,校董會對事件意見一致。期望學生不重犯,否則對嶺大很有影響。(黃均瑜,《信報》引述)

    學校聲譽的影響

    反方沒有就事件對學校聲譽的影響作回應。

  5. 言論自由的問題

    不可把言論自由無限上綱:不能說有言論自由便隨意罵人,特別是粗口罵人。以粗口冒犯警方這最重要的執法機關,完全不值得鼓勵,甚至要批評。若刻意中傷而造成歧視,屬刑事罪。(林煥光,《明報》引述)

    言論自由的問題

    是次為校內活動及音樂會,而若該音樂會的目的並非為了進一步行動及衝擊政府,則不會犯《公安條例》,若以言語表達意見即破壞社會安寧,是以言入罪。(鄧小樺,鄭治祖引述)

    承認歌曲內容有冒犯性,對受影響人士道歉,但堅持校園有言論自由,不應阻止與音樂會主題有關的歌曲。(李德雄,《星島日報》引述)

  6. 事件後果

    嶺大校長鄭國漢就事件致歉,稱不容許類似事件再發生,否則校方會作紀律處分。(《信報》)

    事件後果

    校方干預學生舉辦活動自由:校方最新的活動預訂場地申請表新增多項內容,包括要求學生組織保證所舉辦的活動不會帶「冒犯性及不雅的元素」(offensive and indecent elements),擔心經校方審查後,學會舉辦活動的自由會愈縮愈窄。申請表更要求活動負責人(Person in Charge)簽名作實,無疑是要求學生承擔一切後果,擔心校方日後會施加處罰。(嶺大學生會,on.cc東網引述)

延伸閱讀 
鄭治祖,2015,<學生會死撐粗口歌 嶺大博雅淪博拉>,《文匯報》,5.3。
 
周子優,2015,<嶺大音樂會竟唱辱警粗口歌>,《文匯報》,4.20。
 
2015,<嶺大粗口歌風波 學生會:建制派收皮!>,《蘋果日報》,5.3。
 
 
 
2015,<粗口歌風波惹爭議 嶺大新措施「審查」活動>,《on.cc東網》,7.21。
 
 
鍾溥敏,2015,<梁天偉:處理粗口歌事件,校長好有問題>,《新傳網》,5.4。
 
2015,<林煥光談嶺大粗口歌風波:學生應反省>,《明報》,5.2。
 
2015,<粗口歌罵警 團體促嶺大解散學生會>,《東方日報》,4.27。
 
2015,<嶺大學生會認粗口歌冒犯>,《星島日報》,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