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應否收容難民?

背景 

2015年九月份《經濟學人》雜誌(The Economist)用提醒式口號描寫:「這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歐洲面臨這樣複雜和大規模的難民潮。」今個夏天,難民從土耳其出發,漂流過海,再從希臘上岸,橫穿匈牙利、奧地利,望能到達現時有最高難民配客額的歐盟國家—德國。難民抵達匈牙利後,警方禁止他們繼續前行到歐洲,形成難民在布達佩斯火車站舉行抗議活動,與此同時,一名三歲敘利亞男童擱淺於土耳其沙灘的照片,觸動無數同情難民的反應,引起歐盟各國應否收容難民的爭議。

圖片:Oxfam International

論題:歐洲應否收容難民?

正反論點 
贊成
反對
  1. 收容影響

    曾瑞明指陶傑的「邏輯」思維只是漫畫式的speculation,隨意滑坡。

    難民多踏足非歐洲國家:按國際人權組織的統計,當中95%的難民由土耳其,黎巴嫩,約旦,伊拉克和埃及五國接收,身處土耳其和黎巴嫩的人數高達310萬。大部分人希望動亂完結後返回家園,所以選擇周邊國家作為避難點;偷渡費用昂貴,非所有人能夠負擔。(力哲)

    直接派船與多千萬人難以形成必然性:歐盟沒有打算無限量收容難民。即使容許難民以重置計劃形式在黎巴嫩等國登記難民身分,直接派船都沒有可能與那想像的「幾多千萬人」拉上絲毫關係。重置計劃下派船就代表有人數限制,誘因不會自動轉化為成功登歐;不派船就代表沒有誘因,人數自然不會跳升十倍。(力哲)

    收容是否可以有更多的設定:比如暫時收容、識別機制、甚至有條件收容等等。如果這些具體細節都不談,等於那種只不斷重複的說那些增加綜援金額會吸引更多「懶人」,但卻對有需要的人視而不見,也沒有認真考慮其他濫用福利的監察或懲罰的機制。(曾瑞明)

    恐怖分子臥底是否難民政策的決定性因素:恐怖分子人數和襲擊數字一向不是線性關係;恐怖襲擊的風險和人道立場之間絕無矛盾。除非歐盟決定一個難民都不准登陸,否則恐怖襲擊的風險必定存在。因此問題的焦點不是恐怖分子臥底有否混入難民之中,而是如何平衡風險和人道立場,從而決定出一個可接受的配額和制度審查難民。(力哲)

    收容影響

    更多兒童會遇難:若增加收容難民,消息會令更多十倍的北非人乘船出海;船民增加,中途翻船風險也增加。(陶傑)

    會多幾千萬人湧來歐洲:哭童屍的歐洲人都是納稅人,他們收淚之後,想清楚,就會拒絕。(陶傑)

    恐怖分子混入難民之中:不可以只收容兒童,成人的難民之中,必有恐怖分子臥底。(陶傑)

  2. 責任誰屬

    正本歸源是要終止戰爭,但難民已在國境附近,已成了一個行動不行動的問題:問罪當然可以,但這不是對難民無動於衷,視而不見的理由。選項不是要麼發動戰爭,要麼接收難民,兩者並行也可以。(曾瑞明)

    責任誰屬

    支持入侵伊拉克者:控告布殊家族戰爭罪,旁及謀殺兒童。(陶傑)

  3. 解決方法

    解決問題不一定要派兵:以不斷的戰爭解決不斷出現的問題是無視地緣政治的複雜性。再者,西方國家聯同土耳其和約旦等國的空襲行動已發揮一定成效。根據英國監察團體 Airwars 的統計,過去1年針對伊斯蘭國的空襲就多達6659次,殲滅了15000個敵人及幫助盟友奪回多個據點。(力哲)

    解決方法

    最有效的辦法,是美國歐洲派兵去伊拉克剿匪。(陶傑)

延伸閱讀 

陶傑,2015,<童屍的邏輯>,《蘋果日報》,9.5。

力哲,2015,<陶傑的信用卡邏輯>,《香港獨立媒體網》,9.7。

曾瑞明,2015,<精讀陶傑〈童屍的邏輯〉>,《評台》,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