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公園假保育?

背景 
近年香港海洋公園多次被揭發園內的海洋生物「離奇死亡」,引發社會廣泛討論及關注。海洋公園政策或措施被認為有機會對海洋生物構成傷害,又被外界質疑其對海洋生物死亡一事有刻意隱瞞公眾之意,不少保育團體更直指海洋公園現時的工作是「假保育」。
 
圖片來源:inmediahk.net 
 
論題:海洋公園的保育工作實為「假保育」
正反論點 
贊成
反對
  1. 海洋公園保育工作內容及質量

    炮轟海洋公園「假保育」:借研究為名,擬從所羅門群島引入約三十條野生海豚來港,海豚保育人士擔心或令當地海豚絕種。(《東方日報》)

    「把野生動物搬至人工環境生活,既違反天性,亦無宣傳保育作用,反而會灌輸人類可凌駕動物的意識。」(黃志俊,《東方日報》引述)

    海洋公園保育工作內容及質量

    教育是環境保育最有效方法:飼養海豚豐富了園方的知識和經驗,而海洋公園提供了教育大眾的平台,「香港海洋公園保育基金」亦資助了多項保育研究工作。 (吳守堅,撒雅引述)

    「園方多項活動與大量學生接觸,能有效推廣保育信息。」(李美盈,撒雅引述)

  2. 「海洋劇場」應否存在與其價值

    質疑海洋劇場馬戲式表演有何教育意義:已有多個國家如瑞士,印度,智利等停止利用海豚表演,海洋公園以動物作娛樂工具,是對生命的不尊重,因此促請園方逐步減少海豚表演。」(黃豪賢,撒雅引述)

    望引起對圈養海豚問題反思:對園方作出監察,追查海豚從何而來, 以及海豚表演能帶出甚麼保育信息、娛樂背後能否真的達到教育目的。海豚每日要進行4場表演,導致部份海豚過度疲累未能表演,而動物在訓練時由食物作誘餌,該思考人與動物的關係是否應只建立在食物上。 (洪家耀,撒雅引述)

    「海洋劇場」應否存在與其價值

    園方傳遞保育信息的方法:因公園每年接待多達700萬名遊客,當中大部份抱持娛樂心態,所以選擇以「輕鬆手法吸引遊客興趣」。(吳守堅,撒雅引述)

    劇場的價值:獨立顧問公司調查報告指「海洋劇場」的節目最能提高遊客的保育意識。(李美盈,撒雅引述)

  3. 引進動物機制的效用

    園方背棄自訂的承諾:海洋公園向外宣傳的「引進動物政策」表明,從野外引入動物永遠是最後的選擇,從野外引進前,定必先依據獨立的科學研究,顯示該野外族群是可持續發展,相關捕捉行動不會對族群的生存造成威脅方可進行。然而,香港世界自然基金會最近多番查詢後,卻發現園方並未遵守該政策,在未經研究下從野外引入了瀕危物種藍鰭吞拿魚。 (環保觸覺) 

    引進動物機制的效用

    海洋公園兩年前引入八十條太平洋藍鰭吞拿魚,因不適應新環境等原因相繼死亡,園方聲稱上述吞拿魚屬無危品種,故毋須向漁護署通報。(《東方日報》)

  4. 海洋公園機制透明度不足

    要求海洋公園實施「陽光政策」:海洋公園過往一直未有公開詳細的動物死亡報告及相關數字,「豚聚一家」望園方公開動物的醫療傷亡報告,改善死亡通報機制,增加有關資訊透明度。(劉軒)

    海洋公園機制透明度不足

    報告死亡率非重點,問題是如何找出解決方法避免再有動物死亡;不應經常指責批評,要多提供協助。(莊棣華,撒雅引述)

延伸閱讀 

2010,<海洋公園假保育捱轟>,《東方日報》,5.3。

2011,<海洋公園「海洋奇觀」 頻引入瀕危物種 本地及國際團體齊聲反對>,《環保觸覺》,1.26。

2012,<日加3場騷 海豚抗令怠工>,《蘋果日報》,8.12。

劉軒,2013,<動保團體倡海洋公園行陽光政策>,《香港獨立媒體網》,9.7。 

2013,<環團狠批:假保育真掠水>,《東方日報》,11.4。2013年11月4日

2013,<海洋公園80條藍鰭吞拿全死>,《東方日報》,11.5。

撒雅,2014,<假保育 真虐待?海洋公園與保育團體對質>,《香港獨立媒體網》,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