濫用司法覆核?

背景 

近年有多宗司法覆核案件引起社會關注,包括港珠澳大橋事件與政改諮詢。有意見認為司法覆核制度被濫用,亦有意見認為沒有,強調司法覆核是市民監督政府有沒有濫權違法的有效工具。

圖片:wsifrancis

論題:司法覆核被濫用嗎?

正反論點 
贊成
反對
  1. 濫用個案

    馮煒光與列顯倫(Henry Litton)羅列幾個爭議性個案,前者更形容為「馨竹難書」。

    列顯倫提及以下三個案例,他均認為沒有理據,浪費法庭時間,增加社會負擔:

    -無綫就政府建議增發3個免費電視牌照的申請
    -東涌居民就珠澳大橋工程的申請
    -梁麗幗就政改諮詢的申請。

    列顯倫更指,梁麗幗為了增加自己的履歷亮點,把特首指定為答辯人。

    馮煒光完全認同,並補充了有人提司法覆核令公屋計劃受阻,有違社會公論。

    濫用個案

    李國能認為,「把不恰當動機加諸這些申請失敗的司法覆核申請人身上,並不能幫助我們更有建設性地討論這課題。我認同一般人的看法,這些個案主要反映了政治制度的運作有缺陷,這顯然不是司法機構的責任。」

    在該案中特首是「putative interested party」而非答辯人,而該申請針對的是啟動修改特首選舉方案的諮詢程序及內容,當然涉及特首,將特首列為利害關係人是合理的。在官司中列出特首為訟人、答辯人或利害關係人十分多,沒有甚麼了不起,指梁嘩眾取寵是不合理的。(吳靄儀)

    譚凱邦認為,不少個案,包括自己參與的三跑事件,是源於「因梁振英任人唯親,加上立法會建制霸道,當局所提政策無論是否有錯,又或市民有多大反感,均獲「梁粉」及保皇黨盲目支持,寸步不讓。... 在目前制度之下,對簿公堂尋求法庭司法覆核,就成為最後的反抗手段。」

  2. 濫用的數字

    正方並沒有提出具體的數字,說明有濫用趨勢。

    濫用的數字

    譚允芝:「在 2014 年,168 宗司法覆核許可申請中有 52 宗(30%)有法援受助人,獲法庭許可繼續進行並有得到法援的僅 38宗(22%)。在過去幾年內,就司法覆核作出的法援申請成功率維持約 25%,佔整體援助金額約 5%。」她又指,2008 年至 2013 年間,只有少於半數司法覆核申請獲准展開。在 2014年, 獲許可的成功率進一步降至40%,「2015 年司法覆核申請許可上升了56%,雖然數字實有令人擔憂之處,但這並不表示防止程序被濫用的機制運行失效。」

  3. 過濾機制

    制度裡有利益衝突的問題,因為,大律師往往透過法援用納稅人的錢打官司,不論訴訟結果如何,這些律師都有得益,而且費用驚人。(馮煒光)

    過濾機制

    譚允芝及李國能皆指出,2007年前,法庭批出司法覆核許可的門檻相對較低,只要案件有潛在可爭拗之處便會獲批准。至2007年,終審法院大幅提高司法覆核的門檻,「必須認為有關申請有合理可爭拗之處,因此在現實上有勝訴的機會」,假如達不到這標準,法庭便會以公眾利益為由終止這宗司法覆核。

    譚允芝指,「法援申請應否獲批,有賴法律援助署律師或外判大律師憑經驗作出的判斷。這一環節正是法律援助署必須作好守門工作的地方,以確保此制度和公共資源不被濫用。法援署一向密切留意外判大律師意見的質量和判斷的獨立性,對於是否接納該意見保留決定權。」

     

延伸閱讀 

馮煒光,2015,<司法覆核,大律師有沒有利益關係?>,《頭條日報》,12月14日。

列顯倫點名梁麗幗濫用司法覆核>,《星島日報》,12月3日。

大律師公會主席譚允芝 法律年度開啟典禮演講辭>,《立場新聞》,1月11日。

大律師鼓勵司法覆核貪法援訟費? 譚允芝反駁馮煒光>,《立場新聞》,1月11日。

李國能,<司法覆核>,《明報》,12月14日。

吳靄儀,<列顯倫對梁麗幗>,《明報》,12月7日。

譚凱邦,<司法覆核 – 政府惡劣施政下的出路>,《立場新聞》,12月24日。

黃鶴鳴,<回應烈顯倫:司法覆核只應看法律依據,不必猜度申請人動機>,《立場新聞》,12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