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禮與抗議

背景 

近年,香港各大專院校的學生紛紛藉畢業典禮表達政治訴求,例如有學生趁儀式舉行期間及上台領取畢業證書時撐傘及展示標語,表達對真普選的訴求。有意見認為這是不尊重自己及嘉賓的行為;但亦有意見認為學生有原則、敢於表達,做法並無不妥。為什麼我們會理所當然地認為大學畢業典禮是一個莊嚴肅穆、必須尊重的場合?正反雙方對於「尊重」的不同詮釋亦反映我們是基於甚麼準則去判斷在該場合的應有行為。

圖片:inmediahk.net

 

論題:畢業生應否在大學畢業禮表達政治訴求?

正反論點 
贊成
反對
  1. 畢業禮的目的

    畢業儀式的原意是學校表揚學生的努力,完成學業的一個見證,從來不是學生感恩校方的儀式。(Ken Li)

    畢業禮的目的

    畢業禮是用來感恩,不是用來做政治活動,或為表明個人政治立場而設立。(林惠君)

  2. 尊重「人」

    學生是畢業禮的主角,嘉賓要尊重主角。(區家麟)

    台上嘉賓(梁振英)不值得尊敬。(區家麟)

    尊重「人」

    人與人之間要學懂尊重,若果社會失去尊重,便會失去互信,「被非理性的對抗撕裂」、「禮樂崩壞」,難以有效運作,人的基本尊嚴會被無理踐踏。(馬時亨,《蘋果日報》引述)

  3. 尊重「場合」

    這是開心的時刻,何須肅穆。(區家麟)

    「我哋一直都有提醒各位同學,唔好講粗口同做啲暴力衝擊行為,你可以表達意見,但我哋都覺得始終係一個莊嚴嘅地方,要知體面。」(吳家進,Carmen Tsoi引述訪問)

    尊重「場合」

    大學殿堂神聖不可侵犯,不希望被政治破壞畢業禮的莊嚴儀式。(陳新滋,《星島日報》引述)

  4. 有否妨礙畢業禮的進行

    只要學生沒有妨礙整個儀式進行,有關做法仍可以接受。(陳智思,《太陽報》引述)

    畢業禮往往幾個小時;少部份學生舉傘,每人只阻礙了幾秒,沒有構成嚴重妨礙。(區家麟)

    「在座嘅同學都好明白我哋只係用我哋自己台上面嗰六秒,我哋冇干擾到其他人嘅時間同畢業禮進行。」(吳家進,Carmen Tsoi引述訪問)

    有否妨礙畢業禮的進行

    欣賞學生以佩帶黃絲帶等不影響他人的手法表達訴求,但畢業禮堂是「神聖不可侵犯」,不容許學生帶雨傘上台。(陳新滋,《蘋果日報》引述)

  5. 大學教育的意義

    大學應該是一個可自由表達不同意見地方,必須做到有容乃大。(鄭國漢,《蘋果日報》引述)

    大學教育的意義

    教育,不盡是包容,適時適當的當頭棒喝,也是教者該盡之責。(屈穎妍)

  6. 畢業禮與政治訴求的關係

    學生感覺到再没有其他方法向政府表達不滿:在諸多限制下,他們只能無力地於這場合表達積累已久的怨憤。把自己率真坦誠的意見表露出來,把人生其中一個最重要的時刻奉獻出來聲討不義政權。(T-rexx)

    畢業禮與政治訴求的關係

    大學沒有打壓民主自由、沒阻礙學生爭真普選,大學對選舉安排沒有話事權,學生抗議的政治訴求與大學沒有直接關係。(屈穎妍)

延伸閱讀 

2014,<嶺大畢業禮馬時亨與學生鬥嘴>,《太陽報》,10.21。

2014,<馬時亨轟長毛 被喝倒采>,《蘋果日報》,10.21。

2014,<嶺大畢業禮 開出傘花朵朵>,《蘋果日報》,10.21。

區家麟,2014,<誰的畢業禮,誰的香港>,《香港獨立媒體網》,11.20。

2014,<拒畢業生撐傘上枱 陳新滋:10年後就知學校無錯>,《蘋果日報》,11.17。

2014,<陳新滋:畢業禮莊嚴應尊重>,《星島日報》,12.1。

T-rexx,2014,<畢業生幼稚?到底是誰幼稚?>,《香港獨立媒體網》,6.27。

Carmen Tsoi,2013,<演藝畢業禮示威 「最初只係唔想梁振英黎」——搞手學生吳家進專訪>,《香港獨立媒體網》,7.11。

屈穎妍,2014,<時代的幫兇>,《港人講地》,1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