膠袋徵費

背景 
根據《產品環保責任條例》,2015年4月1日政府開始第二階段的膠袋徵費,把徵費商戶擴展到所有的零售商戶;要求向客人在索取膠袋時徵收至少0.5元費用,而徵費可由商戶自行保留。而對比第一階段,在第二階段中平頭膠袋、不織布袋和其他含塑膠成分的袋都受規管。法律原意是透過膠袋徵費推動環保,帶動減廢,但卻有不少意見質疑法律成效低,無效於推動環保。
 
 
論題:第二階段膠袋徵費有利香港環保發展
正反論點 
贊成
反對
  1. 覆蓋項目

    新增規管過量使用的項目:平頭膠袋會被納入受規管範圍之內,任何全部或部分由塑膠製成的購物袋,包括不織布袋和表面有塑膠薄層的紙袋,均會如現時一樣繼續受規管。(環境保護署) 

    覆蓋項目

    轉用紙袋令減廢成效和環保效益成疑:不少商戶為怕徵費麻煩,都在考慮轉用紙袋。但紙袋不比膠袋環保,紙袋較厚體積亦較大,若加入塑膠物料,降解生物周期比膠袋還要長。(黃維基,《經濟日報》引述)

    預先包裝的膠袋並不受監管;隨服務附送的膠袋亦不受規範(如遮袋),是否能進一步減少使用膠袋成疑。

  2. 覆蓋度

    全面減少商店派發膠袋:由現時只涵蓋大約3 500間的大型連鎖超級市場、便利店及健康護理和化妝品店等,推廣至整個零售業界,全港10萬商戶一律不可免費派膠袋。(黃錦星)

    在膠袋入口層面收費無疑可減省行政成本,但難以達到預期的目標(提供經濟誘因,促使消費者改變行為,養成自備購物袋的環保習慣),所以繼續採用在零售層面收費的方式。(黃錦星)

    覆蓋度

    膠袋濫用問題並非完全規管:政府沒有把同樣派發膠袋的服務業規管在內,例如洗衣店,醫務所等。

    以污染者自付原則會否更有效地推動環保:《產品環保責任條例》的目的是實行源頭減廢。而政府卻只把「源頭」指向商戶,卻放過膠袋製造商。

  3. 由誰保留費用

    由零售商保留:若由政府保留,當中行政費對佔本港零售業超過九成的中小企而言是沉重負擔;以高速現金交易模式經營的報販為例,如要遵循規定,現時的營業模式便須作根本改變。(環境保護署) 所以第二階段改由零售商保留,望鼓勵小商戶積極執行膠袋徵費,減少市民使用膠袋。

    政府否定雙軌制,指並不切實可行:已登記零售商可先撤銷現行徵費計劃的登記,然後重新登記;「零售商雖然需就塑膠購物袋收取同等的強制性費用,但卻可能受不同的法例規管」;這會令公眾對強制性生產者責任計劃的整體目的感到混淆;雙軌制要求大型或連鎖式商戶向政府交付徵費所得,但業務性質與大型或連鎖式商戶相近的新加盟連鎖經營商則可保留徵費所得,這令計劃目標有欠清晰。(鄭麗駒)

    由誰保留費用

    民主黨建議政府推行「雙軌制」:對現有登記商戶維持現狀,徵費所得需上繳政府,而新受規管的商戶則不用上繳徵費,可自行保留。(鄭麗駒)

    覆蓋愈大愈難監管,成效受疑:雖認同由零售商保留可減低商戶的行政費用,但同時擔心商戶在不用向政府申報的情況下,可能會濫收金錢或濫發膠袋。 (鄭麗駒)

    由於法例已明確訂出受規管的商戶類別,因此,「撤銷再重新登記」是不太可能發生的問題。(甘乃威)

  4. 收費手法的有效度

    膠袋徵費計劃成效令人滿意:膠袋徵費計劃亦大力推動了市民自備購物袋的環保習慣和文化改變,實踐源頭減廢。(黃錦星)

    反方的質疑未必一定有道理:因就第一階段的數據而言,即使後來派發膠袋數量上升,相對未徵費前,仍然是減少了很多濫用膠袋的情況。

    收費手法的有效度

    質疑膠袋徵費第二階段「威力」未必如預期中強:首階段膠袋徵費實施後,派發膠袋數量急降,但首階段徵費在超市實施,客源主要是精打細算的家庭主婦,而第二階段覆蓋客源甚廣,未必「5毫子都計」。(莊偉忠,《經濟日報》引述)

    正方指以經濟手段能減少很多「改變使用膠袋模式,鼓勵並建立了他們自備購物袋的生活習慣,環保意識亦因此提高。」卻未必說得通。如果市民提高了環保意識,改變了使用膠袋的習慣,第一階段時極不環保的平頭袋和不織布袋就不會成為背心膠袋的取締品,被大量濫用。

延伸閱讀 

黃錦星,2014,<立法會:環境局局長動議恢復二讀辯論《2013年產品環保責任(修訂)條例草案》發言全文>,政府新聞網,3.19。

鄭麗駒,2011,<膠袋徵費 民主黨建議行「雙軌制」>,《大紀元》,11.27。

林曉晴,2015,<膠袋費4月全推 商戶改用紙袋 紙袋商積極推銷 環團抨更不環保>,《經濟日報》,2.2。

環境保護署,2011,<立法會環境事務委員會 擴大塑膠購物袋環保徵費計劃>,立法會,11.28。

甘乃威,2011,<有關擴大塑膠購物袋環保徵費計劃>,民主黨,1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