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座報導的爭議

背景 

理工大學的調查報告指55.1%受訪市民認同「乘客普遍垂下頭使用智能手機或平板電腦」,是本地乘客不讓座的原因。《明報》攝影記者收到上級指示要求拍攝一張相關配相,但該報導登出後,不少網民、網絡名人、網媒以至一些傳媒行家紛紛批評記者藉此審判青年不讓座;但亦有前傳媒人為相關記者解畫。究竟《明報》是次報導是為呈現一件事件,抑或想讓相中人被公審呢?記者的報導手法又是否正確?

圖片:《明報》即時新聞截圖

論題:《明報》讓座報導是否合理?

 

正反論點 
贊成
反對
  1. 對被拍攝者是否公平?

    攝影記者只是要拍一張與該新聞有關的照片,目的是配合有關調查的報導,而不是要判斷任何人,所以該年青人已被打格,以免被網民對他個人公審。(捕獵蟲,前《明報》記者)

    報導內容和相片達到呈現一件事(不讓座因低頭族)、乘客之間的態度(年輕人該讓座)、被指摘者的看法(我冇犯法你做乜影我),而非公審那位青年或某一族群。(黑木)

    贊成者沒有回應記者不肯定青年不讓座的原因。

    對被拍攝者是否公平?

    攝影記者其實不肯定那位青年是否有特別需要才不讓座,在不肯定的情況下,拍下照片放上網,引人「圍插」,對該青年不公平。(庫斯克)

    即使照片經模糊處理,並不等同當事人不會被「起底」。(無妄齋)

  2. 製造刻板印象

    調查並沒有說不讓座是犯法或不道德。報導及照片呈現的,只是青年眼前有一位許多人覺得是「相對地較需要」座位的人,而旁人也指責青年不讓座,反映的正是調查所指,大部份人認為「低頭族」不讓座。(黑木)

     

    製造刻板印象

    製造片面而惡毒的「新聞」:借「調查」的客觀性,先有結論再去拍攝,製造對「低頭族」及年輕人的刻板印象。(盧斯達)

     

  3. 對被拍攝的年青人造成騷擾

    暫時沒有找到贊同《明報》報導者有回應騷擾這一點。

    對被拍攝的年青人造成騷擾

    質疑攝影記者違反港鐵附例:該攝影記者在港鐵範圍內「使用任何錄音或錄影或拍攝器材以進行訪問或拍錄或製作影片或錄像」,涉嫌違反港鐵附例第28條(H)(e) ;及「作出對其他乘客造成滋擾或煩擾的行為」,涉嫌違反港鐵附例第25條,應被檢控。(白木乩)

    估計記者用單鏡反光機拍攝,任何乘客無故被人用相機拍攝,也會感到被侵犯及憤怒。(庫斯克)

  4. 編輯未能守關

    暫時沒有找到編審責任方面的回應。

    編輯未能守關

    負責報道的編輯或主任責無旁貸:從標題、內文的處理,只見敘述追逐噱頭、標籤化,忘卻傳媒人的自覺,破壞公信。(無妄齋)

延伸閱讀 

盧斯達,2015,<《明報》讓座「報道」打壓無權一代 可恥的世代不正義>,網誌,8.22。

庫斯克,2015,<記者捉低頭族唔讓座:唔好玩啦>,《立場新聞》,8.21。

白木乩,2015,<呼籲港鐵執行港鐵附例第25條及第28條(H)(e),檢控《明報》記者李澤彤>,《輔仁媒體》,8.21。

捕獵蟲,2015,<前明報攝記:有關明報「青年不讓座」即時新聞的一點觀察>,《評台》,8.21。

黑木,2015,<關於不讓座報道,誰公審誰?>  ,《評台》,8.22。

無妄齋,2015,<「讓座」報道 反思新聞手法>  ,《評台》,8.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