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聯風波

背景 

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學聯」)是香港各大學學生會的聯會,它和學民思潮就著 2016 年及 2017 年香港政治制度改革爭議,於 2014 年 9 月先後發起學界大罷課和重奪「公民廣場」行動,最終引發雨傘運動。然而,學聯在雨傘運動中的決策被批失當,引起不滿。因此,2014 年 12 月起,香港各大學陸續發起全民投票,以決定該院校學生會需否退出香港專上學生聯會。

暫時為止,香港大學、理工大學、浸會大學及城市大學已經全民投票,通過退出學聯的公投。

圖片:inmediahk.net

 

論題:各間大學學生會應否退出香港專上學生聯會?

正反論點 
贊成
反對
  1. 維持院校學生會自主
     
    學聯奉行「共識制」,令參與院校難以獨立行事。(庫斯克引述港大退聯關注組)

    維持院校學生會自主

    學聯決策行共識機制:院校代表的聲音在學聯平台內是平起平坐。如有院校反對個別決定,則該決定不會以學聯名義就某議題行動或表達立場。 (學聯)

    學生會並非退聯才可以「院校自主」:院校如要個別行動,無人能阻。正如港大學生會設有時事委員會、大學事務委員會,學生會如要個別決策,無須學聯其他院校核准,亦可自出聲明、行動。(學聯)

  2. 學聯的代表性

    選舉制度封閉,欠缺代表性:學生不能直接選出學聯代表會及秘書處成員,只由各學生代表選出。學聯代表會只有「首席代表」是由各院校民選產生的,而非首席代表之中,港大由評議會委任、中大由代表會委任,其他院校則由直選的首席代表委任。(庫斯克引述退聯組織)

    學聯的代表性

    秘書處並非直接選舉之原因:學聯是各大學生會的合作平台,如果秘書處由所有院校直選,便會出現秘書處凌駕各個民選的學生會的情况,反而會影響各學生會的獨立性。(庫斯克引述學聯)

  3. 學聯內部體制及作風

    組織及決策行政不分:負責執行的秘書處也有份參與決策,常委會和秘書處過從甚密。(庫斯克引述港大退聯關注組)

    意識形態僵固:「小圈子選舉」令政治理念「一代傳一代」,政治路線單一。(庫斯克引述港大退聯關注組)

    學聯內部體制及作風

    學聯體制是行「代表會常委會秘書處制」的三層架構:代表會作監察、常委會任常設機關,議論決策、秘書處執行決策。(學聯)

    學聯秘書長職能相當於「發言人」:對外代表學聯發言,但本身並無實權,更非所謂「中央集權」。(王瀚樑)

    學聯問責:作為學生會組成的聯會,一直須向成員學生會問責,而院校學生會須將意見帶進學聯討論並議決,以向學生問責。(學聯)

    暫時沒有看到反對者如何回應意識形態單一的問題。

  4. 學聯的行政及財政

    質疑學聯行政及財政不透明:學聯及相關的獨立法人組織「學聯及學生活動基金有限公司」的行政問題,例如前者多年沒有委任代表進入後者的董事會、後者 2011 年以後未呈交財政報告等。 (庫斯克引述Ho Quen Thai)

    學生被迫財政支持學聯運作:每位成員院校學生會的基本會員,每年都需向學聯交六元會費。(王瀚樑)

    學聯的行政及財政

    並非刻意隱瞞運作情況:所有會議,包括常委會、代表會、週年大會等向來都是開放予同學參與的。(王瀚樑)

    並無有意隱瞞財政:財政報告於每次代表會都會由秘書處呈交,由院校學生會代表團作出監察及處理,而院校學生會亦可以將報告公開予同學。(王瀚樑)

    澄清被批為「社運金主」、老鬼「操控水喉」的指控:「學聯及學生活動基金有限公司」經過長年撥款後,早年因賣出學聯旅遊而所得的款項幾乎已耗盡,所能撥款的只是扣除行政成本外的租金收入;自零三年起,該公司的董事名單因各種原因並未能完成轉名手續,致令該公司董事局長期不能處理撥款的問題。在「學聯及學生活動基金有限公司」的章則規限下,即使部份學聯老鬼在公司註冊處仍名義上擔任董事一職,但絕不能否決撥款或在學聯不同意下更改資金或物業任何用途,更不可能改變公司存在的宗旨,而且董事在任何情況均不會分得資產及基金權益。(王瀚樑)

    有批評指同學無從得知學聯的財政狀況,某程度是學生會的責任,但學聯亦可提供更多途徑供學生查閱其財政狀況,如上載成網上版本。(王瀚樑)

  5. 學聯欠缺本土議題

    學聯主張建設民主中國,也是支聯會的成員,而且他們支持新移民權益。(庫斯克引述嶺大退聯關注組)

    質疑「命運自主」的備案:根據學聯章則手冊第 6章第 25 條,備案「只用以表達態度,因此備案內容不得要求任何行動。」(黃凱瑩引述陳浩天)

    學聯欠缺本土議題

    澄清「建設民主中國」並非綱領:綱領及路線都可以每年修改,是周年大會的權力。((庫斯克)

    學聯不必要加入支聯會和民陣:假如有學生不滿學聯是支聯會和民陣的成員,可向所屬大學學生會反映,學生會就會向學聯建議並進行檢討。(黃凱瑩引述黃沅羚)

    學聯已於週年大會設立備案,把來年的路向定為「命運自主」,認為香港人有香港人的民主路。(黃凱瑩引述學聯常委)

  6. 學聯的改革

    內部改革只是老調重彈,並不可信:2006 年,前任港大學生會幹事以學聯財政、行政混亂及運作不透明等問題為由,發起學生會退聯公投。當時不少學聯人聲稱會內部改革。八年後種種問題依舊存在,足見當日學聯只為平息風波而開出空頭支票。(港大學生會退出學聯關注組)

    學聯的改革

    2006 年的公投失敗後,學聯常委會和章則委開會討論時,港大學生會代表並無提出具體期望的改革內容。(《立場報道》)

    學生有不滿可提出修訂:學聯會員本來就是各大院校的學生會代表,學生大可透過學生代表跟學聯發表意見。而佔領運動期間卻看不到很多學生對學聯有改革的要求。(王維基)

     

  7. 學界整體實力及潛力

    學聯的力量來自學界:假如沒有學聯主導罷課,學界依然可以發起罷課。(黃凱瑩引述湯偉圍)

    批評學聯的不足::學聯 6 項工作報告中,只有 2 項是「已爭取」,但其餘 4 項均是「爭取」,顯示尚有很多工作仍未成功;而雨傘革命中,學聯多次錯失機會將行動升級,暴露其組織已不能面對快速的變化。(黃凱瑩引述湯偉圍,陳浩天)

    學界整體實力及潛力

    肯定學界團結成果:雨傘運動之起,在於罷課,罷課之起,在於院校共同力推政改,並團結學生,例如學界商討日、學界公投、學界方案、民間公投、罷課,無不是團結一致才得而邁進的方向,而學界分裂會削弱學界整體實力及潛力。(《蘋果日報》)

  8. 中共的態度

    批評「退聯中共會最高興」只是為團結而團結的說法,侮辱市民智慧。而團結不代表實力,反而硬要團結在一起,會令內部出現更多矛盾。(《熱血時報》)

    中共的態度

    退聯變相幫助中共減輕工作:自從 89 年後,中聯辦便已架設親建制學生組織,積極滲透學生會以影響學聯,近年聞名學界的「香港各區專上學生同盟」便是典型例子。 (《蘋果日報》)

延伸閱讀 

2014,<學聯指如有院校退聯中共最樂見>,《蘋果日報》,12.27。

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學聯),2014,<退聯公投答客問>,Facebook,12.26。

庫斯克,2015,<退聯風潮提醒我們什麼?>  ,《評台》,3.12。

王維基,2015,<反對退聯>  ,《晴報》,3.5。

王瀚樑,2015,<我們為甚麼要加入學聯 — 談聯會的重要性>  ,《香港獨立媒體網》,3.1。

王瀚樑,2015,<退聯有感—關於學聯的制度、財政、意義>  ,《香港獨立媒體網》,2.26。

黃凱瑩,2015,<四院校退聯論壇 關注組:沒有學聯也可罷課 學聯:承諾未來改革>  ,《香港獨立媒體網》,3.31。

港大學生會退出學聯關注組,2015,<學聯,說好的改革呢? >  ,Facebook,2.2。

2014,<學聯稱有院校退會「中共最樂見」 港大關注組質疑講法>  ,《熱血時報》,12.28。

2015,<退聯組批學聯無改革 周永康指「打稻草人」>  ,《立場新聞》,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