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識科的好與壞

背景 

通識教育自2009年起成為香港新高中的必修科,其課程設計涵蓋今日香港、現代中國及全球化,希望透過此三角維度建構背靠中國的世界公民。雨傘運動結束後,有建制派議員認為通識科是反政府教育,變相鼓勵部分學生參與運動;有立法會議員提出將通識科變選修科,削減「法治和社會政治參與」等政治課題、又或增加「一國」概念及經濟成就等。亦有意見認為通識科改變以往死記硬背的學習方式,當中提倡的批判性反思能力更能深化及平衡學生在參與社會運動時可能引發的激情。

圖片:《蘋果日報》

論題:通識科是一個好的學科

正反論點 
贊成
反對
  1. 政治灌輸

    通識科是必修科「冇王管」:戴耀廷去過起碼一百間中學宣揚「佔中理論」、公民投命認罪就可以的法治思想。(梁美芬,《立場新聞》引述)

    通識科出現異化:「依家通識教育偏向純粹研究政治議題,同埋偏向某方面資料搜集,政治上好似只係睇某幾張報紙,咁係唔得㗎」。(羅范椒芬,《蘋果日報》引述)

    通識科教師經常提及內地人權及貪腐,令學生對內地欠好感。(梁美芬,《蘋果日報》引述)

    學生不可能不受老師的政治取態影響:老師一般不會在課堂上直接表露自己的政治立場或政治背景,然而,作為教學上的引導者、學習材料的提供者、試卷的批改者,老師的價值觀必然會影響到學生。在通識教育下,學生的思維難免愈趨政治化,對政治的影響也會愈來愈大,甚至成為政治的一部分。(陳志豪)

    政治灌輸

    如果教師出現問題,不一定要在通識科,才可以宣揚「偏側」的政治理念。(梁振英,《立場新聞》引述)

    通識科引動學生參與「佔中」並不成立:大部分國際及本港的研究均指出學校的公民教育(包括通識教育)對學生學習政治有正面作用,例如提升學生的公民質素及加強學生的批判思考能力等;但是直接有效引動學生參與社會運動的效能則不強,反而是社會事件的本身及數碼媒體對社會事件的傳播更能有效牽動及組織學生。(梁恩榮、郭春蘭)

    需要把「知識層面」和「參與態度」分清楚:公民教育或牽涉政治議題的課程與教學一般能提高學生相關的知識,但這不代表其政治參與度一定相應提高。例如學生對民主原則和相關議題認識多了,不一定能提高他們日後參與投票和政治競選活動的機會。 (趙永佳、李子樂)

    通識科不可能迴避政治議題,因為「政治乃眾人之事」:觸發學生佔中的原因是他們不滿香港的政治現狀,並非通識科本身具有煽動之能。刪除敏感課題不能避免中學生接觸政治議題,他們大可以在網絡世界搜尋相關資訊。比起課程內容,互聯網之觀點更為片面偏頗,學生如果欠缺通識的思考訓練,只會是弊多於利。(梁亦華)

    通識科只是學生關心和投入政治活動眾多因素之一:背後實緣於政治和社會深層次矛盾,也跟整體教育改革、網絡社群興起、新一代價值觀轉變等因素息息相關。即使通識科在當中發揮了一定影響力,社會大眾不宜誇大其影響力。(黃家樑)

    指通識科異化為抹黑:「政治議題上,無論《蘋果》、《明報》、《星島》、《大公》、《文匯》都會一齊睇,唔明點解會話偏向某方面」(方景樂,《蘋果日報》引述)

    望下一代有政治素養,而不是一言堂的政治灌輸:政治既可以漆黑一片,但也可以一片光明。這取決於政治生態,取決於政府,更取決於有沒有審思明辨的公民。我們也可以將參與政治事務、理解政治事件的能力稱為政治素養(political literacy)。通識教育不就正是做這工作嗎?讓年輕一代認識香港的核心價值法治,也讓他們探究不同政治參與的代價和成效。 (曾瑞明)

  2. 公開試考題趨勢/評改準則

    通識是高度政治化的科目:在過去兩年的公開試中,便曾經問及特區政府的管治困境、「拉布」、立法會構成、遊行示威效益等具爭議性的時政議題。(陳志豪)

    考評局的評改準則相當偏頗,往往涉及太主觀的價值判斷:以去年的題目1為例,它的A部分要求指出港府治港的兩項困難,而試卷提供的材料,則顯然在引導學生批評特首的誠信問題,參考一下評改準則,如果能指出「特區政府的合法性受挑戰、特首認受性不足」,便能夠取得高分。理應政治中立的考評局,其試題的引導性如此強,其評改準則如此偏向泛民,是很教人意外的。我們有理由提出質疑,到底通識卷背後有沒有什麼hidden agenda?(陳志豪)

    通識科的教學因要配合試卷設計而過度側重政治議題(甚至如2013年卷一的政治題,被不少行內人士認為在題目和評卷指引設計方面有偏向泛民立場之嫌),或令教育界以外人士誤會通識科是泛民力量影響中學生的平台。(陳岡)

    考評內容「偏重香港議題」:公開試擬卷應該平均地考問課程涉及的六大單元,以配合課程文件「加深對自身、社會、國家、人文世界和物質環境的理解」和「使他們成為對社會、國家和世界有認為和負責任的公民」的宗旨,但是就三屆公開試卷題目所見,考評局明顯有偏重香港,輕視中國和世界的趨勢。(黃家樑)

    在香港「考試掛帥」下,考試內容反過來主導課堂教學:不少學校均把教授重點放在香港單元之上,全球化和中國單元的重要性在師生心目中每況愈下。更甚者,由於考評局從未在卷一必答題直接考問中國單元內容,有學校更索性不直接教授中國單元,也有學校放棄政治全球化的議題。(黃家樑)

    公開試考題趨勢/評改準則

    考題與政治爭議存在相關性,而非因果關係:政治爭議並不因通識而起,反而因為政治爭議是近年社會熱點,才會成為通識考題。(梁亦華)

    「偏重政治」可能是對課程的主觀詮釋:以課程文件內的探究題目數量得出通識科試卷側重政治議題的結論,此明顯並非事實,甚至犯了以單元、主題、或探討問題為本位來看教學與評估的毛病。(何滿添)

    量化思維、分割基因作崇;香港、中國和世界是應該一起談,所謂香港題只是切入點是香港脈絡而已:將三者放在一起實是想說其聯繫,而非有三種無關的分類要學生生呑活剝。香港與中國關係密切,而香港又是在全球化之中,試題應能將這關係呈現。(曾瑞明)

  3. 中國國情課題

    課程文件根本沒有說明「香港」單元是課程重心。反之,教育局高官當年推介通識科時,就曾表示通識教育將會承擔國情教育的重任。「但是就三屆公開試卷題目所見,考評局明顯有偏重香港,輕視中國和世界的趨勢。」(黃家樑)

    公開試考題未有配合課程文件,不少老師的教學都偏重「批判」和「表態」的訓練,對事理的客觀分析和提出建設性意見則未見同等重視。以一些學校採用的中國單元教材為例,內容集中於負面批判,但對問題背後的複雜成因、解決問題的方法,以及處理問題時面對的困難,則少有論及。(黃家樑)

    中國國情課題

    不要增加任何盲目㰻吹愛國情懷的國情教育(如偏頗的「一國」概念和中國經濟起飛),否則只是意圖把2012年所擱置的洗腦教育捲土重來(學民思潮)

    批判不等同對政權的批評:批判是對事理作最透澈的理解,然後將當中未經思考的前設或者權力關係,發掘出來。批判是先破後立,又怎會忽略分析「問題背後的複雜成因、解決問題的方法,以及處理問題時面對的困難」。最建設性的建議,也必然是對事理作深入了解後產生的。當學生發掘了中國政治不穩源於一黨專政然後提出要結束一黨專政,這算不算是「建議」呢?另外,有指「一些學校採用的中國單元教材為例,內容集中於負面批判」。這不是問題,而是那些負面批判是否建基於對問題的深入理解,如果一個制度或政權本身很有問題,但叫師生不作批評或批判,那與說謊何異?難道我們又要用政治修辭將「說謊」置換成「建設性的建議」? (曾瑞明)

    關注國情、基本法知識,並非建制陣營維穩專利:通識科老師一直有教授與國情及基本法的知識,政府可以加強提供客觀教材與指引,讓學生「戴着香港、內地及國際視野眼鏡」了解祖國。在現實世界,政治光譜下不同立場人士,也常談論國情、基本法。只不過,大家所選取的角度,大相逕庭:有人重視大國崛起,但同時也有人重視城鄉差異;有人關注領導班子和平穩定交接,但同時也有人關注維權、上訪人士的命運待遇;有人着重某些基本法重要條文如何被妥善解讀,但同時也有人特別關注部分條文實踐時所帶出的爭議,特別是23條立法的具體操作。(許承恩)

  4. 通識改為選修科

    「國史為主,世史為輔」:通識以議題討論為本,不過範圍太廣,師生難以充分掌握所有議題的相關概念和學術知識,議題探究往往變成憑空討論時事。建議將通識轉為選修,同時把中史列為中學必修獨立科。認識自己的歷史文化,是認識當今全球社會的前決條件。(葉劉淑儀)

    通識改為選修科

    「通識為主,國史為輔」:通識科就不能加強歷史教育嗎?六四要教、李旺陽事件要教、文化大革命要教,而不只談中國硬實力年年提升。(曾瑞明)

    高中通識教育科的設立不是代替中史:高中學生可通過不同的核心及選修科目認識中國的歷史文化及當代國情。例如:通過中國語文科培養對中華文化的認識;通過地理科認識和了解中國在農業、製造業、城市發展等方面的發展,以及所面對的問題;通過通識教育科學習與「現代中國」相關的不同議題。 (教育局)

延伸閱讀 

2015,<梁美芬轟通識科「冇王管」 CY指問題在教師不在科目>,《立場新聞》,3.26。

2014,<斥通識科偏向政治 羅范疑施壓>,《蘋果日報》,9.6。

梁恩榮、郭春蘭,2014,<梁恩榮、郭春蘭:學生參與「佔中」是否受通識科影響?>,《評台》,11.6。

陳志豪,2015,<陳志豪:通識科非常政治>,《評台》,1.1。

梁亦華,2014,<梁亦華:通識科應否迴避爭議>,《評台》,12.10。

曾瑞明,2014,<教育工作關注組:要政治素養,不是政治灌輸>,《評台》,11.4。

陳岡,2014,<陳岡:抗爭是學習通識的成果? ——探討「通識科偏重政治」的深層原因>,《評台》,9.25。

何滿添,2014,<何滿添:考評局就每個單元擬題 是通識課程的核心精神嗎?>,《評台》,9.30。

曾瑞明,2014,<曾瑞明:根本沒有所謂政治題>,《評台》,10.22。

黃家樑,2014,<通識科公開試政治化>,《教育工作關注組facebook專頁》,10.11。

許承恩,2014,<通識教育、國情、基本法>,《信報》,12.19。

學民思潮,2014,<教育不是政治工具 捍衛學生獨立思考 慎防國教捲土重來>,《香港獨立媒體網》,12.27。

葉劉淑儀,2014,<中史必修通識選修 學生得益>,《經濟日報》,1.6。

2014,<中學教授中國歷史科正面睇>,《教育局》,11.19。

曾瑞明,2014,<曾瑞明:為什麼不讓通識科循序漸進?>,《評台》,1.11。

趙永佳、李子樂,2014,<趙永佳、李子樂﹕此時此刻,我們更需要通識科>,《長青網》,1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