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舉主任應否否決港獨派的參選資格?

背景 

2016年立法會選舉前,多名參選人,包括梁天琦,遭選舉主任否決他們的參選資格,原因是指他們的港獨主張牴觸《基本法》。一般相信,事件涉及中央及特區政府高調聲言要打壓港獨。事件引起社會廣泛爭論,包括選舉主任的權力及職責,以及此先例引起的後果。同時,梁天琦已向法庭提出選舉呈請。

圖片來自:inmediahk

 
正反論點 
贊成
反對
  1. 選舉主任的權力及其性質

    「選舉主任在決定參選人提名是否有效的時候,做的並不是這麼一種司法工作。選舉主任只是根據參選人提供的資料以及他自己掌握的資料,來判斷參選人是不是足以令他信納符合法律規定提名資格,其中就包括參選人是不是確實擁護基本法,並不是在判斷參選人是不是構成「發假誓」罪行」。法律規定政府有權做某些事,不需要事事詢問司法機關。(顧敏康)

    「根據《選舉管理委員會(選舉程序)(立法會)規例》第十六條,如《立法會條例》第三十七、三十九及四十條的規定已獲遵從,候選人的提名便屬有效,除非「選舉主任決定有關提名表格無效;或該候選人退出而不再是有關選舉的候選人。」也就是說,選舉主任一直也可以在參選人符合一切法定規定的情況下,決定提名表格無效,而且沒有法例要求必須提出理由。」(曾偉強)

    選舉主任決定的性質

    選舉主任否決主張港獨的候選人(例如梁天琦)的原因,涉及參選人是否真誠作出聲明(梁天琦已簽確認書,擁護基本法)。「選管會的相關規例指出,選舉主任只可基於提名表格是否填妥或簽署而宣布提名無效,這並不包括信納作出聲明的意圖或誠意」。後者涉及對法律的詮釋、搜證和對證據的裁斷,要決定聲明者的意圖,超越核實事實而屬行使司法聆訊的權力,需要獲法律授權。(陳敏文)

    「選舉主任的職能只是查核有沒有正確填寫及提名人資料是否正確、參選人有沒有簽署法定要求聲明,便可決定提名有效」。因此,判別參選人是否擁護《基本法》這樣政治性判斷,不應是選舉主任的職能。(吳靄儀)

    《基本法》全文超過一百條條文,但選管會及選舉主任只針對當中的三條,要參選人確認,以至審查他們的主張有否牴觸。甚至選舉主任向個別參選人查詢是否支持「港獨」,這無疑是向參選人進行政治審查。這違背了選管會一向自稱的政治中立。(黃鶴鳴)

  2. 爭取香港獨與《基本法》

    《基本法》第159(4)條有一個特殊規定:「對本法的任何修改,不得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對香港的既定方針政策相牴觸」,而「對香港的既定方針政策」就是「香港是中國的一部份」。故此,無論爭取香港獨立的人如何游說北京政府,也是不可能按「港獨」主張修改基本法,因為這牴觸了中國「對香港的既定方針政策」,也就牴觸了《基本法》。(顧敏康)

    爭取香港獨立與《基本法》

    港獨人士可以向中國政府爭取,修改《基本法》第一條,所以,他們的主張並不一定與《基本法》牴觸。(陳景生,引述自顧敏康)

  3. 選民權利

    暫時未看到相關論點。

    選民權利

    「觀其言行,決斷參選人的真誠與否、與基本法條文與精神相符合與否,是選民的權利,透過票箱行使」。在選舉前排除了某些參選人,是剝奪了選民的選舉權利(吳靄儀)。

延伸閱讀 

顧敏康,2016,<《基本法》沒給港獨任何空間——與陳景生資深大律師商榷>,《明報》觀點版(8月8日)。

陳文敏,2016,<選舉主任的權力>,《明報》副刊(8月10日)。

曾偉強,2016,<也許,選舉主任無越權... ...>,《評台》,(8月11日)。

吳靄儀,2016,<篩選侵犯選民權利>,《明報》副刊(7月25日)。

黃鶴鳴,2016,<被「擺上枱」的選舉主任>,《明報》副刊(7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