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面臨「假難民」危機?

背景 

圖片出處

大約在2011年開始,有媒體開始用「假難民」來形容申請酷刑聲請的人士,後來亦有政治人物及政黨加入,例如自由黨的李梓敬及民建聯的周浩鼎。

提出「假難民危機」的人士指,由於只有不足1%的申請者得確認為「難民」,所以,其他被拒絕的人士都是濫用制度留港的。同時,媒體亦有報導,不少酷刑聲請申請人在港當非法勞工,甚至犯罪,影響治安。而入境處用於酷刑聲請的總開支,由2012年超過3億港元,大幅增加至2015年的超過6億元。

然而反對「假難民危機」說法的人則指,並不存在「假難民」,他們是酷刑聲請的申請者。確立率低,在於政府缺乏效率及有效的審查機制,並不能說明濫用的程度嚴重。

 

論題:香港有「假難民」危機嗎?

 

正反論點 
贊成
反對
  1. 香港存在大量「假難民」?

    以2009年12月至2014年2月期間為例,香港入境處接獲4,969宗新的酷刑聲請,此前有6,395宗待審核個案,合計有11,364宗。但在此期間只有22宗個案聲請確立,4,733宗不獲確立,亦有4,108宗申請是申請人撤回或無法跟進。而被拒絕的人士中,只有不足三分之一人已離開香港,其餘的人則再其他呈序,例如向法院提出司法覆核,或因犯罪被囚禁等原因而留港(維基百科條目「酷刑聲請」)。因此,來港的難民中有99.5%為假難民(《東方日報》,2016;李梓敬,2016)。

     

    香港存在大量「假難民」?

    是否確立以及確立人數多寡不能說明有或很多「假難民」,因為,被拒絕者是由入境處確定的,而入境處是否能充份了解個案情況,程序是否公平,令人懷疑。例如,在「FB等人訴入境處處長及保安局局長((2009) 2 HKLRD 346」一案中,原訟法庭裁定,政府當局訂立的審核程序未能符合嚴謹的公正標準,原因包括 (a) 政府當局沒有為有需要的聲 請人提供以公帑資助的法律支援; (b) 決定聲請是否獲得確立的人 員,與會見聲請人的 人員並非同一人;及 (c) 聲請人不滿審核結果而提出呈請時,政府當局並沒 有安排進行口頭聆訊(立法會,2015)。在這個判決之前,許多申請者的成功率近乎零。(惟工新聞,2016b)

    此外,大部份尋求庇護者不知道向政府申請酷刑聲請,通常先向難民署申請難民資格的審核。很多人直到申請失敗,才知道可向入境處申請酷刑聲請,於是又作出第二次申請,導致申請者滯留香港,累積逾萬個案。大律師公會一直指出,政府必須統一審核,不應該有兩個制度,到2014年才有統一機制。而2009年和2014年兩個大改變時刻,政府須將審核過的個案重新審核,導致審核工作更為緩慢。(惟工新聞,2016c)

  2. 對港府造成沉重財政負擔

    「每名成年「假難民」現時每月可享數千元津貼,港府每年用於津貼「假難民」生活的開支達數億元,用於審核酷刑聲請申請的開支更高達逾10億元,為本港庫房帶來愈來愈沉重的財政負擔,蠶食港人利益,對港人絕不公道。」(李梓敬,2016)

    (贊成者的觀點也沒有指出何以每年十億的開支是「沉重」。)

    對港府造成沉重財政負擔

    「食物援助是每月1,200元的超市現金券,租金援助每月只有1,500元,18歲以下青少年只獲資助八成的學費(18歲以上者不能就學),其他書簿費、校服及雜項一概不獲資助。  單身者拿著1,500元的援助,基本上找不到房子可以租。Jeff憶述,申請者往往要和其他人合租,但很容易因為文化、宗教差異而產生矛盾,兩三個月就要斷約。因此,不少人只能住在遠離市區、由豬場雞場改建的非法寮屋裡。」(惟工新聞,2016b)

    (反對者集中指出難民津貼不足,卻沒有指出總體開支為何不算是沉重負擔。)

  3. 不少「假難民」在香港為非歹

    不少媒體報導申請酷刑聲請者參與犯罪活動,擾亂治案(惟工新聞,2016c)。

    不少「假難民」在香港為非歹

    犯罪、打黑工的情況確實有出現,但長期滯留香港,津貼微薄,不能工作,18歲以上不能讀書,犯罪機會會增加。其實,「難民犯罪的成本極高。當申請者被成功確認為難民時,接收國會對其再次進行審核,當中犯罪紀錄會有很壞的影響,大大增加申請者到安置到他國的困難。」(惟工新聞,2016b)

     

延伸閱讀